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徐佳医生、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网投十大信誉排名彭玉佳研究员在Frontiers in Psychiatry期刊上发表了题为Psychodynamic Profiles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nd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in China的研究论文,揭示了操作化心理动力学诊断手册(OPD-2)在比较中国“纯”单相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和广泛焦虑障碍(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GAD)临床人群的不同心理动力学特征方面具有敏感性。

Background

MDD和GAD是最常见的精神疾病。心理动力学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来研究MDD和GAD中隐藏的心理机制。目前基于症状的描述性诊断系统(ICD或DSM)很难心理治疗师提供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有意义的干预线索。尽管在西方文化下的MDD和GAD心理动力学特征已经被广泛研究,但由于文化因素对临床表现的影响,我们不能直接采用这些结论来指导我国的临床。WHO指出,在修改基于症状的临床诊断系统的过程中,跨文化适用性是非常重要的,这表明存在文化特异性症状。

由德国学者编制的操作化心理动力学诊断手册(Operationalized Psychodynamic Diagnosis (OPD) system,OPD-2)是一个具有较好信效度的心理动力学相关的临床诊断工具,为精神疾病提供5轴的心理动力学描述(4个动力学轴和1个描述性轴):轴Ⅰ疾病体验和治疗前提;轴Ⅱ人际关系;轴Ⅲ冲突;轴Ⅳ结构;轴Ⅴ根据ICD-10或DSM-5精神和心身障碍(今年年初刚刚出版了德文OPD-3(修订版),徐佳医生正在进行将其翻译为中文中)。中国学者早在2009年就将OPD-2引入我国,并发现其有满意的信效度,但目前尚缺乏对中国文化下不同精神障碍的心理动力学的进一步调查,因此尚未在当地临床环境中应用。

在以往的实证研究中,我们发现MDD和GAD都与低自尊、不安全依恋、不成熟的防御机制、常见的异常人格(如神经质、内向/外向)以及情绪的加工和调节相关,那么,我们如何有效地区分两者复杂的心理动力学特征呢?又如何来解析抑郁和焦虑共同和特异的心理动力学特征呢?

Methods

总共入组 18 ~ 65 岁的 MDD组42例,GAD组32例,健康对照(HC)组31。对于抑郁和焦虑被试,研究筛选出相对“纯粹”而无共病的个体。

Results

研究结果显示,MDD和GAD患者在心理冲突问题上比健康对照组更为突出,且结构水平较低。MDD存在更严重的个体化与依赖冲突(individuation vs. dependency),而GAD组存在更严重的自体价值冲突(self-worth conflict)。同时,MDD和GAD患者在处理第二次冲突时呈现出不同的冲突特征和冲突处理模式,在第二主要冲突模式上,MDD组偏于被动的,GAD组偏于主动的。这些结果有可能指导心理学干预中,更多对于MDD个体进行鼓励自主性活动,而对GAD鼓励更多针对内在的自我对话。

进一步,研究使用LASSO机器学习方法,基于多维心理动力学特征通过机器学习分类成功将临床组区分开来,准确率达到0.84,支持了基于心理动力学特征区分MDD和GAD患者。其中, “自我价值冲突”和“总结构”最有效预测因子,其次是“自我调节”和“对内部客体的依恋”两个结构指标。

Conclusions

总的来说,该研究表明,OPD在揭示中国“纯粹”抑郁和焦虑临床人群的不同心理动力学特征方面具有敏感性。这项工作呼吁未来将OPD纳入工具中,以调查潜在的心理动力学表现,从而弥补传统基于症状的诊断方法的不足,指导精确的个性化干预措施。

引用:

Xu, J.#, Wang, Y., Peng, Y.# (网投十大信誉排名) Psychodynamic Profiles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nd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in China. Frontiers in Psychiatry. 15:1312980. doi: 10.3389/fpsyt.网投十大信誉排名.1312980


网投十大信誉排名-04-20